新疆体育彩票开奖: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人证

?    一是灵川去找咕噜耽误了一天多的时间,不能跟他们明说,也就无法证明自己不在??;二是昨晚他看不惯那些变态行径,在御茶园里大开杀戒,这会令他被人怀疑是个残忍滥杀的人。

    这两件事,无疑更加重了他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就算这两件事会令他们起疑,也不足以使他们如此确信我就是凶手!一天的时间里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灵川旋即转念一想,“我就不信他们能真的能拿出证据,证明就是我杀了人!没做过的事情,还能让你们给说出花来?”

    翁长老见灵川一时说不出话来,冷笑一声,转而侧身对身后的一人小声说道:“把人请过来!”

    虽然他很刻意的压低了声音,但灵川还是听了出来,心下沉吟,“还有帮手?”翁长老用了个‘请’字,说明要来的人地位应该很尊贵,很可能并非文星山之人,而是特意请来对付他的。

    灵川见不能再拖延,扬声说道:“我让你们拿出证据,你居然审讯起我来了!难道你们就想用这些事情,定我的罪?真是可笑!若是你们再没有什么,我可就要走了?!?

    翁长老面色阴沉下来,“早已猜到你肯定会一直狡辩,所以带来了能让你死得明目的人?!?

    “证人?他要请的人不是帮手,居然是证人!龙源宫不是被灭门了吗?难道还有活口?”灵川蹙眉沉思,突然心下大呼不好,“我一直以为不是我做的,他们就没有证据证明我是凶手,却忽略了证人!”

    “妈的!如果诬陷我的人真的想让我的罪证坐实,最好的方法不是留下证据,反而是留下人证!而且会是说话最让外人觉得可信的人......“

    就在这时,对方三十几人的队伍的最后方,走上前来一人。

    这人头戴斗笠,身形修长。

    因为他一直站在最后面,并且还遮着脸,灵川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此刻,看着他一步步走上前,灵川突然觉得这个人的身形有些熟悉,绝对是他见过的人,“这人究竟是谁?为什么要诬陷我?”

    头戴斗笠的男子走到翁长老身后,便止步不前,似是有些惧怕。

    “不必怕他,有我们这么多人在,定能护你周全?!蔽坛だ匣毓?,对那男子说话,语气温柔了许多,随即又愤恨的回头看向灵川,“容轩,说吧!把你在文星山上说的话,再说一遍。告诉全天下的人,杀害龙源宫满门、残杀我兄长的人,就是他、这个道貌岸然的灵道修士叶天!”

    “容轩?容轩......”灵川还记得自己在龙源宫听过这个名字,但是却对不上号了,也忘记了这个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被称作容轩的人点了点头,摘下了斗笠......

    斗笠遮盖下的面孔有些憔悴,但容貌轩昂、气宇不凡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灵川万万没有想到,对方口中的证人,会是他......

    “诸位文星山长辈、文德城的百姓们,今日我要在天下人面前指证,杀害我师父、屠戮龙源宫满门的人就是他红林派的叶天!”容轩言辞振振,情绪激愤,好像说的就是千真万确的事情,灵川就是凶手。

    “容轩,沈宫主是你的师父!那日在龙源宫,你明明亲眼所见,我与他老人家已经尽释前嫌,我又怎么可能杀他,更不会做出灭人满门的人神共愤之事!你为什么要诬陷我?为什么!”

    灵川愤愤不平地大声回应,当下声势最重要,如果表现出丝毫的心虚,就是让所有人都相信,他就是无恶不赦的凶手。

    容轩其人是沈从龙的亲传弟子,沈宫主一直将他当作儿子般对待,也只有这样身份的一个人说出的话,文星山的众人才会确信无疑!

    只是,灵川想不清楚,容轩为什么要诬陷他、这对他又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灵川还记得,那日在龙源宫,沈从龙战败之后,容轩拼死想要为师父报仇的景象,所以对他的印象还算深刻。

    如此尊师的一个人,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,为什么要指证一个并非真凶的人?这样做,不是在包庇真凶吗!

    “难道有人乔装成了我的样子,进入龙源宫杀人?又或者说容轩这人贪生畏死、吃里扒外,受人指使诬陷我?”

    现在来看,也只有这两种情况会使得容轩指证灵川,但哪一种情况的可能性大一些,却说不准。

    因为,他无法看透容轩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!

    “叶天!你不但惨无人性,还不知羞耻,我真是开了见识了!你残杀龙源宫三百余口,容轩是唯一活下来的人,亲眼所见你动手杀人!万幸他还活着,否则世人定会为你所欺!”

    翁长老指着灵川破口指责,几乎就要动手,“容轩活命之后,匆忙赶到了文星山。你口中所说的、散播谣言的人,就是他!容轩乃是沈宫主最看重的亲传弟子,世人皆知,他有什么理由诬陷你?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诬陷我,你该问他,我从何得知!”灵川沉声回道,即便是有人证,他也不能就这样承认自己没有做过的事,“翁长老,难道仅凭他一人之言,就想定我的罪吗?整个龙源宫就他一个人活了下来,谁是凶手,不还是他一开口的事!你们凭什么就这么相信他的话,反而百般质疑我的言辞?”

    “哼,如果我真的是凶手,肯定不会让他看到我的脸,更不会留下活口?!?

    “叶天,你个十恶不赦的凶手,我要提家师报仇!”容轩难以再忍受灵川的狡辩,当即就要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容轩,别冲动!”翁长老探手拉住了他,“你是唯一的见证之人,不能有失,你放心,我等自会替龙源宫主持公道?!?

    灵川快速思索,想要想出个应对之法,不到万不得已,他不想与这些文星山的弟子正面为敌,只要一开打,就再也收不了手,也不能再解释了。

    想了半响,对策没想出来,却想清楚了一件事,“原来我是凶手的消息,是从文星山传出来的,所以才会传得这么快!因为白头翁的缘故,容轩跑到文星山求救,倒也合理。要是这样的话,那么我在城外遇到的那三个弟子,不是在文德城内听到了消息,而是受山门吩咐,下山找我的?!?

    虽然想清楚了这个,但对当下的局势却没有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翁长老气的嘴发紫,让人将容轩带下去之后,转而说道,“叶天,你居然还不承认,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事到如今,我就要让你无言辩驳,让世人都看清你的嘴脸?!?

    灵川双眉内皱,心下暗道,“什么意思?难道还有别的证据?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翁长老指了指灵川后背的包裹,接着说道,“你所背的包裹,是龙源宫之物吧?把它打开,让我们看看,里面究竟有什么!”

    “确是龙源宫之物,我辞别之时,沈宫主送我的礼物。不过是有如何?我堂堂的灵道修士,怎能任你搜查!”

    灵川一遍遍的快速想着包裹里都有什么东西......几本武功秘籍,一个诗文小姑娘送的木偶玩具,除此之外别无旁物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应该没有能说明他就是凶手的物件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灵川也不想轻易让对方查看,他害怕自己忽略了什么细节,让陷害他的人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因为对方应该不会平白无故的提出这个要求,在没有完全确定之前,不能给任何人看......手机用户请浏览m.www.s8e9.com阅读,掌上阅读更方便。
    《梦修纪》神书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:十一选五免费计划软件 www.s8e9.com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